钜派投资教你鞭辟入里,如何透过现象看到本质_工商业联合会
当前位置:主页 > 热门导读 >

钜派投资教你鞭辟入里,如何透过现象看到本质

  派投资发现,最近两年,被提起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“消费升级”。住所升级,从出租屋变成了品牌公寓;出行升级,从普通出租车变成了网约车;饮食升级,从家常便饭变成了各国料理……就连马云,也提出了“新零售”的概念。虽然内涵不尽相同,但却都隐含着内需扩大和消费的结构性转型。

  钜派投资认为,内需扩大以及结构性转型,意味着市场容量会扩大,也意味着消费中的新品类、新业态有市场机遇,这些信号被投资者敏锐的嗅觉觉察,使得消费升级和新零售成为热门的投资概念。

  我们不难看到,大量投资机构将新零售和消费升级作为重要的投资赛道在押注。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网易、京东等互联网巨头在消费升级和新零售领域频繁布局,包括孵化新品牌(如网易严选)、实验新业态(如盒马鲜生),还有通过与传统零售巨头联合,互取所长(如阿里与百联合作)等,这也增添了投资机构的信心。

  这股“消费主义”的浪潮背后有几个支撑力量,钜派投资将其总结为: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、消费主力群体消费观念改变、消费信贷为居民加杠杆,更重要的是宏观调控希望通过扩大内需拉动GDP的国家意志。

  先说说居民可支配收入。钜派投资查阅过相关资料,2011年中国人均GDP约5000美元,4年之后即超过8000美元,到2017年已经达到8836美元,居民的钱包确实是变肥了。有钱花,是所有消费的前提。

  再说消费升级的主力群体,钜派投资把85后中的中产阶层以及90后的年轻一代定义为消费的主力军,中产阶层具备消费的经济实力,而且愿意通过消费追求更高的生活品质,年轻一代虽然经济水平不如中产阶层,却是未来的中产阶级的储备人群,其收入增长的斜率更陡峭。比起上一辈,85后和90后显然是更愿意消费、乃至提前消费而非储蓄的一代。愿意花,是消费行为得以产生的关键。

  如果说消费需求是一把干柴,那么消费信贷就是助燃剂。钜派投资了解到,2010年到2015年间中国居民消费金融的交易规模增长了167%,5年间年均增长超过30%(清华大学与中国世界经济研究中心)。中国居民加杠杆的速度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,美国居民部门负债率从20%提升到50%以上用了接近40年的时间,而中国用了不到10年。

  如果各位有留意各种小广告,会发现短贷类的广告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,甚至出现“千贷大战”的现象,而这些居民短期借贷绝大部分是不会出现在银行资产负债表的,也就是说,中国居民部门的负债率会比统计更多。

  写到这儿,各位可能会觉得消费升级真是大趋势、大浪潮,投资消费升级的新品类、新业态没毛病。不过,钜派投资发现,最近几个热点现象却显现出一些蹊跷的端倪。

  比方说,“隐形贫困人口”一词,自出现开始,已经持续在网上引起了众多共鸣,90后年轻一代消费升级的另一面是超前消费、过度消费,购买力被透支的负面影响已经出现。

  钜派投资认为,中产阶级作为消费的主力军,还没完成升级,就被房贷、结婚、生育等大型“碎钞机”强行中止消费升级程序,等再次重启,已经沦为消费降级的新成员。

  另一个热点,就是新发布的社会零售增速数据。钜派投资观察到,6月14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的数据,总额是30359亿,同比增长8.5%,比市场预期的9.4%要低点儿,总量和增速看起来都还挺欣欣向荣,但是如果把时间线拉长来看会发现,中国社会消费零售额的增速已经达到2004年以来的历史新低——消费者买不动了。

  房贷,是粉碎中产阶级消费力最强大的力量。钜派投资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,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《70个大中城市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》,5月份全国70个城市房价指数环比增长0.8%,其中二线城市楼市活跃。据海通证券的统计,2016年房地产相关行业贡献了35%的经济增长,2017年上半年有所回落,但仍然占到27%。

  从2015年以来房地产市场的繁荣,主要靠二线城市居民大规模举债。2015年年底,在居民负债结构中,住房贷款的占比已经过半(52.46%),到2018年3月,住房贷款的总量增长了61.26%,在居民负债结构中占比达到54.13%。

  钜派投资认为,房贷导致还本付息支出增加,居民可支配收入也就相应减少,消费支出的增长自然也会被拖累。目前,投资者对消费升级的市场增量怀抱乐观心态有一个重要支撑论据,就是中国居民杠杆率比起发达经济体仍然相对较低。比起美国、英国、德国、加拿大等超过60、70%的居民部门杠杆率,2017年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还不到50%。从这组数据来解读,中国居民还有一部分消费力没有被释放出来。

  但是,值得钜派投资一提的是,居民举债上升空间,还取决于中国居民的偿债能力,毕竟如果在可支配收入分配中,居民分配比例高,偿债能力会更强,那么居民杠杆率的天花板也会更高,但中国的可支配收入是倾向政府和企业部门的,这导致中国居民部门的杠杆率并不高的情况下,居民部门债务占居民可【牙周炎怎么治疗 支配收入的比重已经达到90%。

  根据以上分析,钜派投资认为,当下的居民消费力增长空间已经被严重估高了。所谓的“消费升级”也好,“新零售”也罢,都是基于高估的基础上提出来的,所以钜派投资认为,目前市场上提出来的“伪消费升级”也并非是空穴来风。